然鹅

努力在变成欧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鸽子精突然诈尸的垃圾文

喻璧注意⚠️

睿智ky敢给我在评论说对家等着死🐎⚠️

哦对了,是来源于@上官曦雨 姐妹给我提供的文梗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\

为什么?为什么会有一个小孩子睡在我身边?

脱骨鱼现在简直懵逼。

他刚回到住处准备带好装备行窃(偷wifi),便看到一个小孩睡在他榻上。

“嗯……”小孩还在呢喃着,说着一些细碎的话语,估计不久就醒了。

自己没有偷小孩啊?

那孩子的墨发极长,散落在枕上,稚嫩的脸庞让人忍不住去咬一口,身上只着一件里衣,虽然还是一副幼童模样,整个却生的十分好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如果说不长得像某人一样。

这小孩……感觉好像东璧。

他往小孩的头发上摸了摸。

小孩的头发像丝绸一样,摸着顺滑,一缕缕发丝包裹着小小的身体,柔软的发丝让脱骨鱼忍不住再去rua一把。在他rua的时候,发丝间突然落出一张小纸片。

“?”

脱骨鱼拾起来看了看,看这笔迹,应该是空桑少主写来的。


“阿喻啊,这几天东司马可能要劳烦你了QWQ。因为他走错万象阵变成小孩了,空桑已经……尽力带他了。”


没钱守护空桑的少主”


这是东司马????

脱骨鱼再次懵住了。

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少主的无奈和“悲伤”,东司马估计很难带吧。

“咔!!!”

手突然被猛的拗过来,脱骨鱼转头一看,变成小孩的东司马正死盯着他,金色的眸子里满是不信任,细嫩的手正死死的拽着他的手不放。不过还好,他毕竟是脱骨鱼,骨头天生柔软,并没有那么容易断。

但这个样子的他……还真是可爱。

“你把我带到这里做什么?莫不是想让我把你捉拿归案?”

脱骨鱼笑了。

“司马恐怕不知道,送你来的是少主吧?”

死死拽着的手终于放了下来。

东璧瞟了一眼还在脱骨鱼手上的纸条,如今只能顺从天命,算了,干脆就和他凑合一会吧。语气顿时缓和不少,但他仍然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脱骨鱼。

“空桑少主……也罢。那我倒想知道,你到时该怎么照顾我?”

脱骨鱼看着小小一团的东璧,伸手往脸上戳了戳。手指触向柔软的脸颊,往里轻轻一按,软软的一团肉就“嘟”的弹了回去。东璧缓和下来的情绪再次被惹急了,欲跳起来与脱骨鱼开打,却被脱骨鱼一把压在床上。

“就这样。”

脱骨鱼抓着东璧不安分的手腕,想把现在,面前这个小小的他给死死的按在床上。

“嘶……你究竟意欲何为!”


“东司马对于我带你的事情如此反抗,恐怕不太好吧~”

“要知道,不听话的孩子,会受到惩罚哦~”

晚安。

(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,我被举报怕了不写h了)







评论(6)
热度(21)
© 然鹅 | Powered by LOFTER